2020-06-04 09:37:44 变相裁员、连年亏损,危局下的途牛难逃退市?

5698798
2020年6月4日 0 Comment

猎云注:与如今的惨淡相比,途牛上市之初也有一段辉煌的时期。文章来源:新浪科技,作者:张俊。

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还在持续,曾经的明星中概股公司途牛也遭遇了至暗时刻。

今年5月,因股价已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途牛收到了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作为中国OTA行业曾经的佼佼者,途牛2014年登陆纳斯达克后,股价从9美元的发行价一度上涨至24美元,如今却长期跌至不足1美元,令人唏嘘。

掉队的途牛,还有机会东山再起吗?

6年亏损60亿 市场份额掉队

与如今的惨淡相比,途牛上市之初也有一段辉煌的时期。

与其它OTA企业相比,途牛更专注于休闲旅游市场,这也成为途牛独有的特色业务。凭借在垂直领域的深耕,在业绩和市场份额上一度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财报数据显示,途牛2014年至2016年营收分别为35.55亿元、77.07亿元和105.48亿元,连续三年实现了较快增长;2017年起途牛开始采用全新的营收确认方式,2017年至2019年途牛营收分别为21.92亿元、22.4亿元和22.81亿元,又连续三年陷入营收增长瓶颈。

但从利润的维度来看,途牛上市六年以来处于连续全年亏损的状态,累计亏损超过60亿元。

在营收方面,途牛的业务相对单一,成为业绩增长乏力背后的主要原因。以携程为例,其拥有住宿、交通票务、旅游度假和商旅管理等几大主营业务;而途牛的主营业务收入来自跟团游,虽然也曾尝试影视、金融等多元化业务,但并未成为拉动收入增长的动力。

以2019年为例,2019年途牛净营收为22.81亿元,其中打包旅游产品收入近19亿元,占比超过80%,但仅同比增长3.1%;包括金融保险在内的其他收入则同比下降3.7%。

业内人士分析,途牛主打的跟团游业务获利并不高,为了实现业绩增长,途牛采取了加大市场营销投入的策略,这也导致其处于连年亏损的状态。

途牛曾签约林志颖为代言人,后又签下周杰伦,同时赞助了《爸爸去哪儿》、《中国好声音》、《奔跑吧,兄弟》等各大热门综艺,仅在《奔跑吧,兄弟》上的广告就耗资近1.5亿元,期望提升品牌知名度和市场份额。以2019年为例,途牛的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高达9.23亿元,同比增长18.7%,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占营收比例超过40%。

这一策略早期曾经奏效,但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以及途牛自身业务过于单一,导致在OTA市场中逐渐掉队。在市场格局上,目前途牛已经远远落后于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飞猪和美团酒旅。

再遭疫情重击,被质疑变相裁员

除了自身存在的种种问题之外,今年初发生的新冠肺炎疫情,更让途牛雪上加霜。

首先面临的是疫情期间旅游需求的减少,甚至还要承担订单退款等巨大的压力。根据途牛4月公布的数据,为完成春节期间以及后续出现的大量订单退改,途牛为用户垫付了退现金额超过亿元。在整体退款金额中,现金占比高达93%,旅游券占比为7%。

另外是大量线下门店难以营业和获得订单,员工的工资等运营成本也成为巨大的负担。

更严峻的是,虽然目前国内疫情得到逐步控制,但途牛主营的跟团游业务并未被各地政府大规模放开,这也极大影响了途牛的复苏进程。

根据途牛方面的预测,其今年第一季度营收将为1.142亿元至1.599亿元,预计同比下滑65%至75%。种种压力之下,缩减开支成为途牛不得不采取的措施。

在高管层面,途牛对高管进行了60%的降薪幅度,高管降薪也是OTA企业疫情期间普遍采取的手段。同期,途牛出现了高管离职的现象。今年4月,途牛发布公告称,辛怡因个人原因辞任途牛CFO一职,自2020年5月31日起生效;更早之前的1月,陈世宏卸任途牛CTO一职,不过继续留任途牛,成为负责途牛酒店管理的公司副总裁。

在员工层面,有南京总部员工向新浪科技表示,途牛采取了变相降薪裁员的方式。

根据该员工的描述,途牛在原有合同未到期的情况下,通知改签第三方合同,这样可以降低社保缴费至南京市最低标准;在未经员工同意的情况下单方面降低底薪,并且制定过高的工作指标,要求无偿加班,难以完成;复工后薪资也未按照南京市最低标准发放,南京市最低薪资标准为2020元,而途牛将2020元拆分为两部分,员工无法全部拿到手;途牛向员工提供了创业政策激励,但自己所在的部门并没有收到通知,他质疑公司没有公平对待所有员工。

“很多员工为了完成业绩自己消费,公司领导也多次表达看谁耗过谁的想法,鼓励我们自己找工作去。这些就是为了让我们自己离职减少赔偿,很明显的是在变相裁员。”他说。

在社交媒体上,也有多位途牛员工表示遭受了同样的待遇,质疑途牛变相裁员,不按照规定赔偿。一位员工表示,自己已经被公司逼走,但没有得到任何赔偿,目前无处维权。

针对变相裁员一事,途牛方面也对此进行了回应,称部分业务受疫情影响尚未复工,为了减轻员工压力,公司为这部分业务的主动离职员工提供了创业基金。已安排复工的个别员工希望主动离职的同时获得创业基金,希望通过发布不实消息来实现这一诉求。公司希望这几位个别员工正常复工、正常工作,正在与相应人员进行沟通。

实际上,在疫情开始前的2019年底开始就有媒体报道称,途牛南京总部部分业务线被裁撤,公司按照部门划分裁员,南京已经走了一大批员工。而途牛方面当时则表示,确有裁员计划,是根据公司发展和业务需求作出的综合考量。

股价多日跌破1美元,会有接盘者吗?

业绩增长乏力、连年亏损,再加上疫情的冲击,途牛正迎来最艰难的时刻。

今年5月,因途牛股票的收盘价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最低买入价1美元,该公司收到了纳斯达克上市资格部发布的通知函。根据纳斯达克的一般规定,上市公司股价如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将收到警告;收到警告后,如果不能在90天内将股价提升到交易标准,将被迫退市。

不过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爆发,纳斯达克将该警告的规则延期至2020年6月30日之后。也即是由2020年6月30日开始算起,途牛若在180天内,股价连续至少10个交易日达到1美元或以上,纳斯达克将向途牛提供书面的合规确认函,并对此结案。

收到警告函后,途牛对外释放了众多利好消息以期望刺激股价。

途牛先是宣布与凯撒旅业达成战略合作,在信息技术、流量资源、本地营销、出入境旅游资源、全国直营门店、会员资源等方面加强合作;随后凯撒集团又宣布与京东达成合作意向,京东愿意将其持有的全部途牛股份转让给凯撒集团。目前京东为途牛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1.1%。

这些消息释放后,途牛股价一度大涨,上涨至1美元以上。不过凯撒旅业又发布公告称,综合考虑途牛目前仍处于连续亏损的运营阶段以及预计收购金额较大等原因,拟暂时放弃购买途牛股权的商业机会。

实际上,由于全球疫情的影响,以出境游业务为主的凯撒旅业的日子也不好过。

凯撒旅业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其营收为7.49亿元,同比减少41.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6421.76万元。凯撒旅业还表示,该公司第二季度业务也难以全面恢复,预计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7500万元至1.25亿元,同比下降220.11%至300.19%。

原本有望救场的“白衣骑士”落空,途牛股价再次由涨转跌。截至6月2日收盘,途牛的股价仍旧在1美元以下徘徊。

在当前旅游行业尚未完全复苏的情况下,本就濒临退市的途牛又陷入无人接盘的境地。途牛CEO于敦德近日也开始亲自出面直播带货,寻机救场。

但内外交困下的途牛未来该何去何从?又是否还会有逆风翻盘的机会?这些都迫切需要途牛和于敦德向市场给出答案。